<menu id="gsimo"></menu>
<tt id="gsimo"></tt>
<nav id="gsimo"><tt id="gsimo"></tt></nav>
  • <optgroup id="gsimo"></optgroup>
  • <s id="gsimo"><input id="gsimo"></input></s>
    <small id="gsimo"><blockquote id="gsimo"></blockquote></small>
  • <nav id="gsimo"><code id="gsimo"></code></nav>
  • <code id="gsimo"><u id="gsimo"></u></code>
    <menu id="gsimo"><kbd id="gsimo"></kbd></menu><dd id="gsimo"><blockquote id="gsimo"></blockquote></dd>
    <nav id="gsimo"><bdo id="gsimo"></bdo></nav>
  • <object id="gsimo"><tt id="gsimo"></tt></object>
    首頁/企業課堂/文章詳情

    寬管還是嚴管?——“商改”以來工商登記事項監管的思考

    2021.11.07 2127來源 :

    是寬管還是嚴管,是普查還是抽查,是形式檢查還是實質檢查,從這個角度看,工商登記事項監管又是個新問題。 

    一、問題的由來

    工商登記事項監管既是老問題又是新問題。之所以是老問題,是因為工商登記事項監管是工商起家的監管職能之一,市場準入之后工商部門應對其所登記事項的真實性負責,相關法律依據有:《行政許可法》第10、61、65條;此外,《公司法》、《公司登記管理條例》、《合伙企業法》、《個人獨資企業法》、《個體工商戶條例》等都有專門監管條款;因此,根據“法定職責必須為”,登記事項監管責任依然存在,監管過程中失職瀆職履責風險依然存在(如天津港爆炸追責事件),從這個角度看,工商登記事項監管是個老問題;而之所以是新問題,是因為《國務院關于印發注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方案的通知》(國發〔2014〕7號)(以下簡稱“改革方案”)全面啟動“商改”以來,市場“寬進嚴管”成為“商改共識”,“營業執照”的性質及其頒發行為的法律功能悄然發生轉變,“營業執照”僅作為商事主體資格的功能屬性更加明確,“商事主體資格”和“特許經營資格”區分更加堅決,“頒發營業執照”的行為則從《行政許可法》中明文列舉的典型的“行政許可”逐步演變為“工商登記”,“行政許可”性質弱化,而“行政登記”或“行政確認” 意味增強,于是,我們需要思考和回答一個問題,即“商改”以來,工商登記核準寬進情況下,工商登記事項監管還有沒有意義,其本身的后續監管還要不要,是寬管還是嚴管,是普查還是抽查,是形式檢查還是實質檢查,從這個角度看,工商登記事項監管又是個新問題。

    二、意義的探討

    通過對工商登記事項實施有效事中事后監管,動態核實工商登記基礎數據庫,減少登記數據源頭失真,意義主要有:

    (1)宏觀層面的意義。

    簡言之,維護一個相對真實的經濟戶籍數據庫是工商部門提供給外界的重要公共服務產品,這在工商登記信息公開和供給側結構改革語境中意義尤為凸顯,即體現為政府、部門、市場和社會各界取用市場主體基礎數據庫時能確保所取用的相關信息無論在數量上還是質量上都相對真實,有助于政府及其部門的統計分析、施政決策,有利于市場和社會各界獲取真實可靠的經濟戶籍基礎信息和經營信息,同時也是“全國企業信用一張網” 建設的重要內容和可靠基石。

    (2)微觀層面的意義。 

    簡言之,核實登記事項有助于動態核實工商登記基礎數據庫,減少登記數據源頭失真,規避個案監管履職風險,這在當前監管追責體系不科學的現狀下尤為必要。工商登記事項一經注冊,便可能偏離于登記狀態,故需要依法實施動態監督,履行法定職責,以確保登記事項的動態穩定,故核實登記事項,有助于規避監管風險。

    對于旨在維護一個相對真實的經濟戶籍數據庫的工商登記事項監管而言,“商改”后比“商改”前其實更具有打造重大公共服務產品的價值和功能;而相關法律、政策及追責思路依然滯后于“商改”舉措的現實情況下,登記事項監管履職風險依然存在,個案監管依然必要,故工商登記監管意義實際上“商改后”比“商改前”更加顯著。

    三、嚴管還是寬管

    市場主體的“寬進嚴管”是當前“商改”的重大特色,那么作為“寬進”登記事項在事中事后監管中是需要“寬管”還是“嚴管”抑或其他?回答這個問題或許需要思考點位有:

    (1)注冊線實施審慎的形式審查的源頭事實。

    和特許經營資格的許可審批采取實質審查不同,工商登記實施審慎的形式審查,也即工商登記事項的事前監管屬于相對寬松的形式審查,并且由于“商改”中取消實收資本登記事項、實行認繳制,推行“先照后證”審批秩序、放寬住所(經營場所)登記條件、簡化經營范圍登記、放開企業名稱限制等舉措,顯著簡化了工商登記條件和流程,故若在登記事項本身的后續核實中反過來又實施“嚴管”似乎邏輯不能自洽,即不能在同一個事項上既放又收、施與力量抵消的矛盾舉措,換言之,登記注冊后工商登記事項本身的監管亦宜采用形式審查為主、實質審查為輔(基于當前監管風險考慮)的后續監管配套機制,更符合當前監管形勢、目的和要求。

    (2)事中事后監管中釋放了更多創新監管理念、思路和機制等改革利好空間。

    如全面推行“雙隨機一公開抽查”,提供了將工商登記事項列入抽查事項的可能;探索審慎監管,釋放了將登記事項列入審慎監管事項的空間;鼓勵大數據智慧監管,增加了通過數據比對、關聯所產生的智能監管效果;強化信用監管,要求工商部門將其登記事項對市場和社會開放并接受其監督,增加了社會共治的途徑;建立改革容錯免責機制,提供了大膽改革的創新契機;以上種種系列監管理念、思路和舉措,開放了監管思維和視野,不再一味依賴于傳統的人工巡查,無論是“寬管”還是“嚴管”更有更多選擇空間和路徑。

    (3)當前法律法規和追責體系現狀所導致的約束條件。

    當前相關法律法規沒有隨著“商改”進展而同步的系統的徹底的“立改廢”,當前監管風險依然防不勝防,當前追責形勢依然嚴峻,如實行徹底的“寬管”沒有厚實土壤和外部環境。

    個人認為,登記事項監管上既不是“寬進嚴管”,也不是“寬進寬管”,而適宜采用“附條件的寬進寬管”,而這個“附條件”就是我們可以主動做文章的地方,如“雙隨機一公開抽查”中明確納入登記事項監管實行抽查制,如將整體的登記事項或者部分登記事項監管納入“審慎監管”范疇,如加強“有限抽查有限責任”的問責追責科學頂層設計,乃至啟動系統修法,從《行政許可法》起,系統改變工商登記的行為定性和后續監管的法定要求。

    四、部分登記事項監管要點的梳理和分析

    (一)關于公司股東出資情況監管要點梳理和分析

    股東出資情況事關公司及股東有限責任制度落實、事關債權人合法利益保護,為有效防范股東及公司濫用有限責任侵害債權人合法權益,所以要重點監管、加強監管。思考點位有:

     (1)注冊資本允許認繳制引發股東出資情況監管新思考。

    “商改”后大面積實行公司注冊資本認繳制,工商登記的事前事中審核中不再對公司股東(發起人、投資者)的出資情況進行審查,而改由其自行將認繳和實繳情況通過企業年報、企業即時信息如實、及時的向社會公示,接受工商部門監管和社會市場的監督;故明確工商部門何時介入、何種介入方式、何種程度介入、何種范圍介入股東出資情況的監督檢查就顯得重要,有必要探討。

    (2)介入時間等監管發力點探討。

    概言之:介入時間是“抓住兩頭、放開中間”,介入范圍和力度則基于防范股東及公司濫用有限責任,保護債權人和信賴第三人信賴利益的監管目的而確定。具體的,監管介入時間應“抓住兩頭、放開中間”,即當股東未在認繳期限之日止實繳到位,可理解為認繳期限之日止股東“零實繳”的法律事實產生,故股東依法應向社會如實公示“零實繳”即時信息,而此時如果企業應公示而未公示該“零實繳”信息,即構成《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所定義之失信行為,工商部門一旦發現此失信行為,則應當責令企業限期公示直至“列異’,這是一頭;當企業公示股東實繳到位信息,工商應通過第三方審計等方式及時核實股東實繳到位的“法律事實”,一旦發現股東虛假出資或者股東虛假公示實繳出資信息的失信行為,工商部門應及時啟動相關法律程序,對股東虛假出資可用《公司法》進行規制,對公示虛假出資信息經核實后可直接“列異”,這是另一頭;而在這兩頭中間,只要公司及股東的出資行為不影響公司外部債權人利益(如增資、減資、合并、分立、股權外部轉讓等需變更工商登記事項的行為),股東可自由修改認繳期限、認繳額度、認繳方式、股權內部轉讓及匿名股東等,工商部門在日常監管中可在所不問,任由公司自治;而在前面所述之兩端(零實繳和實繳到位),工商部門則宜加大定性抽查力度和比例,并建議加強公示信息平臺在信息公示與否方面提供智能識別的技術支持,以方便提供和篩選特定抽查對象,以有效監督股東規范出資。

    (3)股東出資情況爭議的相關司法實踐的反饋。

    司法實踐中對股東爭議采取公司外觀主義原則。法院對公司和股東內部的爭議行為采用《合同法》調整內部股東爭議,在公司外部行為上,基于信賴第三人則采用《公司法》調整保護信賴第三人和廣大債權人,換言之,第三人不受股東之間的內部約定的約束,而是以公司對外的公示為信賴依據,即《公司法》之“登記事項發生變更的,應當辦理變更登記,未經登記或者變更登記的,不得對抗第三人”的體現,可見從司法實務方面反饋和驗證了工商部門可以介入的范圍和程度。

    (二)關于住所(經營場所)監管的梳理和分析

    住所(經營場所)在當前法律規定和追責實踐中仍具有較大的監管風險隱患,尤其在當前“住所”和“經營場所”沒有徹底分離之前,住所(經營場所)在當前法律規定和追責實踐中仍具有較大監管風險隱患的登記事項之一,原因在于“經營場所”是靈活的商業要素,實際上很難監管到位,而 “住所”和“經營場所”又存在功能混同,所以更有監管隱患。個人認為:“商改”中雖探索了“申報制”、 “工位號注冊”、“一照多址、一址多照”、“負面清單制”等概念和舉措,但整體上住所(經營場所)依然是置工商于兜底監管的最大陳舊要素所在,也是當前“商改”中破圍最少、改革力度最低,而后續改革空間最大的一個登記事項,亟需“商改”后續深化,可改革點位有:

    (1)概念源頭分離。

    公司、個人獨資企業以“住所”為工商登記事項,個體戶、農專社以“經營場所”為登記事項,合伙企業以“主要經營場所”為登記事項,可見各種商事主體在工商登記事項上用字和概念不統一,導致“住所”和“經營場所”的概念及其法律功能存在混同和歧義。實際上,任何市場主體依據《民法通則》都可將其主要辦事機構作為其“住所”,故合伙企業、個體戶、農專社應同樣使用“住所”概念作為工商登記事項,從而改變“住所”和“經營場所”、“主要經營場所”在工商登記中混合使用的局面,從概念源頭上將“住所”凸顯和獨立出來,而“經營場所”則明確作為“生產經營場所”的字面理解,從而將“住所”和“經營場所”在概念和用字上明確了區分和固定下來。

     (2)法律功能分離。

    于企業而言,“住所”系承載商事主體的登記管轄、行政管轄、司法管轄等對外法律功能,是相對穩定的靜態概念,具有對外的可識別性和確定性,故宜作為工商登記事項,以體現監管規制權;而“經營場所”系承載企業內部的實際生產經營活動的物理空間或虛擬空間,因其實際經營活動而具備相應的法律功能,并接受相關法律規制,鑒于生產經營中“經營場所” 相對靈活,相比“住所”而言,“經營場所”是動態概念,變動較自由,以體現企業經營自治權,故不適宜作為強制的登記事項,而作為工商備案事項,也即“住所”和“經營場所”獨立登記和分開登記,更準確的說,前者登記,后者備案。

    (3)監管體系分離。

    由于“住所”是商事主體的主要辦事機構所在地,“經營場所”是實際生產經營活動的物理或虛擬空間,因此,對“住所”和“經營場所”監管時要和商事主體資格、一般經營資格和特許經營資格的監管對應關聯起來,實行“住所----主體資格”、“經營場所----經營資格”的平行關聯管理,將“ 住所”監管納入主體資格監管體系,將“經營場所”納入經營資格監管體系。具體的:由于“商改”中對商事主體整體實行寬進,故“住所”個項也應平行寬進,不能因為“住所”個項阻礙 “寬進”改革,即”住所“準入把關中不應再捆綁“土地性質、房屋性質、房屋用途、危房認定、違法建筑、消防安全、城市管理、安全生產、環境保護”等等諸多把關事由,換言之,“住所”登記把關可全面推行申報“工位號”注冊的思路,只要該“住所”具有唯一性和可識別性,具備“司法管轄、行政管轄、登記管轄、文書送達”等法律功能,一概不再審查“住所”權屬和功能文件,一概允許作為“住所”登記,在事中事后監管中,“住所”的合法、真實、有效性一概由申報人自行負責,且只要該事項未申請變更登記,則自然推定該登記事項實際未發生變化而依然有效,而企業“住所”的“客觀真實”變化但沒有同步申請變更登記,即構成法律規制的應當申請變更而沒有及時變更的違法行為,則該企業擅自變更“住所”的違法行為自然不受法律保護,由此導致的后續法律問題(如法律文書未能送達、異地訴訟成本增加、實地核查時“住所”查無下落、因“住所”引發的鄰里爭議等)的法律后果一概由企業自行承擔和負責,從這個角度說,保持“住所”的合法性、真實性和穩定性其實事關的是企業主體的合法權益,而非構成工商部門的法定監管負擔。與之相對的,“經營場所”則按照后置許可“雙告知”思路,將企業涉及特許經營資格的“經營場所”備案信息抄告給相應的后置許可部門,由其一并納入“特許經營資格”審批和監管,以貫徹《國務院關于“先照后證”改革后加強事中事后監管意見》(國發〔2015〕62號)提出的“工商登記、許可審批、行業主管部門”按照“誰許可、誰監管,誰主管、誰監管”原則壓實事中事后監管責任,對未涉及特許經營資格的“經營場所”一概抄送國土、規劃、建設、消防、綜合執法等房屋、土地主管部門,由其納入“土地規劃、房屋管理、違法建筑、危房”等實體物理空間的監管,從而徹底貫徹“改革方案”提出的“對于應當具備特定條件的住所(經營場所),或者利用非法建筑、擅自改變房屋用途等從事經營活動的,由規劃、建設、國土、房屋管理、公安、環保、安全監管等部門依法管理;涉及許可審批事項的,由負責許可審批的行政管理部門依法監管”,進一步鞏固和明確了“證照分離”監管的邏輯和大勢。

    通過概念分離、法律功能分離和監管體系分離,徹底實現“住所歸住所,經營場所歸經營場所”,在推進“證照分離”過程中實質推進“住所”和“經營場所”分離,在制度層面徹底走出工商兜底監管的泥淖,回歸“審批和監管”權責對等的科學職責分工體系,以此倒逼相關部門切實履職法定監管職責,共同構建科學的事中事后監管體系,繼續深化“放管扶”商事登記制度改革。


    <menu id="gsimo"></menu>
    <tt id="gsimo"></tt>
    <nav id="gsimo"><tt id="gsimo"></tt></nav>
  • <optgroup id="gsimo"></optgroup>
  • <s id="gsimo"><input id="gsimo"></input></s>
    <small id="gsimo"><blockquote id="gsimo"></blockquote></small>
  • <nav id="gsimo"><code id="gsimo"></code></nav>
  • <code id="gsimo"><u id="gsimo"></u></code>
    <menu id="gsimo"><kbd id="gsimo"></kbd></menu><dd id="gsimo"><blockquote id="gsimo"></blockquote></dd>
    <nav id="gsimo"><bdo id="gsimo"></bdo></nav>
  • <object id="gsimo"><tt id="gsimo"></tt></object>
    太紧了夹得我的巴好爽_五月激激激综合网亚洲_好男人免费高清在线观看片_国产a在亚洲线播放品善网